资料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> 培训教育 > 资料信息
民宿越来越像酒店,你还会住它吗?
2016-05-11 08:40:34

来源:第一财经   作者:晏木

  现在的民宿存在很多问题,比如说民宿之间的个性差异化不大,更严重的是,绝大多数民宿主人不在店里,或参与度不高。

\

莫干山裸心谷

  距离我去年写《理想的民宿》一文已经有九个多月了,假如遵循人类十月怀胎的规律,民宿这个小“娃娃”就快呱呱坠地了。但在出生之前,这个“娃娃”已经红遍中国,仅从过去大半年我参加的相关活动来看,其范围遍及台湾、上海、杭州、莫干山、南京。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活动现场,总是那么几张熟悉的面孔,演讲也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关键词大概是“情怀”、“众筹”、“乡建”,但这样的活动几乎场场爆满,现场气氛堪比当年的传销大会。

  我的一个朋友,八年前在朱家角开过咖啡馆和客栈(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民宿),前不久做了一个关于民宿的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同等条件下,高达84.03%的人愿意在度假时,选择特色民宿或客栈。就连我前阵子给某汽车行业公司义务做个沙龙分享,也被建议聊聊长三角的亲子民宿。对于一个尚在孕育中的“娃娃”,火到这个程度,真的好吗?

  我曾问过某酒店品牌创始人这个问题,但被几句不痛不痒的回答搪塞过去。这个品牌从小客栈起家,现在已经是中国本土高端度假酒店界的“网红”,却频频出现在各大民宿主题的活动现场。显然,精品或设计型酒店已经是民宿相关活动及评选中的主力参与者。也难怪,动辄两、三千一晚的房价,已经可以与不少酒店平起平坐了。所以很好理解,上月在杭州举办的某大型民宿论坛主办方提出的,“精品酒店与民宿的边界开始消失,民宿最终会走向Resort(度假村)的方向。”但这真的是消费者想要的民宿吗?

  写到这里,我想起老谢。过去的八、九年间,这位资深媒体人一直在做一件事:住民宿。仅国内就住了100家以上,此外还去了台湾、欧洲和北美。他的分享之一是,西方的民宿,当地人平均一个月的工资能住上半个多月,而在中国,普通白领的月工资只能付得起三、五天房费,是人家的五分之一左右。

  价格不亲民的背后,大多数国内民宿还存在不少问题。老谢的体会是,开民宿的多是设计师和媒体人,他们比较注重设计风格,但在功能、舒适度上做得不够,除了隔音、供暖、热水出水速度这些被客人投诉的小细节,比较严重的一个现象是,民宿之间的个性差异化不大——走遍大江南北,你可能感觉住的都是一家民宿。更严重的是,绝大多数民宿主人不在店里,或参与度不高。

  不可否认,民宿的开发的确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,让更多的当地劳动力返乡,同时有想法的外来人士,促进美丽乡村的建设。但是,当这个村的民宿和那个村的民宿长得几乎一样时,还有什么体验感可言呢?再有,经营民宿不同于开酒店和农家乐,它需要更细腻、更有人情味的管理方式,假如老板不能亲力亲为,还有谁能把这个民宿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好好打理呢?

\

丽水市松阳县

  “我理想中的民宿,有人,有温情,有风景”,这是我去年在专栏中写到的一句话,现在我依旧抱有这样的理想,并且开始幻想去上海郊外一个有萤火虫的村子里开一家自己的民宿。好玩儿的是老谢也有开民宿的想法,不过他说时机未到,他现在创建了一个叫“栖客”的平台,有些民间协会的性质,教人怎么开民宿、怎么理民宿,也教大家怎么选民宿。

  类似的平台将来肯定会越来越多,但回到本文开头,民宿还是个新生儿,早期教育很重要,我想其中最重要的是,不抹杀它的天性。能够把民宿做长久的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有情怀的人,不忘初心,方可继续前行。

  作为住过国内外十几家民宿的消费者,我也经历和思考过老谢说的这些。在莫干山,我曾被某家民宿潮湿的被子冻醒;在南京,某家民宿让我感觉身在莫干山,而不是千年古都。而当我带着满满好奇心去住某家民宿,想听老板亲自聊聊他的故事时,却发现站店的都是小年轻和本地阿姨,更不用说跟着主人去周边走走。而这些软性服务,才是民宿最初打动人心,区别于星级酒店的核心所在。

  但在国内,民宿产业已经成为各种投资方、地产商、众筹机构和当地政府的战场。简单来说就一个字:钱。用自己的闲钱去赚更多的钱,用别人的闲钱去赚钱,以及让会赚钱的人来本地开民宿,吸引越来越多的有钱人来消费、来投资,新时代的村干部们个个摩拳擦掌,要把自己所在的村子变成下一个莫干山。最近一次活动上甚至听到一位民宿创始人说,接下来的计划是品牌化、连锁化。